日本口罩-班级里的中国同学就齐刷刷地戴上了口罩-最恐怖鬼故事

  • 时间:

抗疫MV热血出征

  日本商店里的消毒用品已售完受访者供图

以下為李小星自述(略有編輯):

2月1日,我和媽媽去熱海看了梅花。做志願者的日本老爺爺抓着我聊了半天新冠肺炎疫情的事,他說日本新聞里天天都在報道,尤其要請老年人加強防護。可他閑不住,不想閉門不出,乾脆把口罩、眼鏡都戴上了。

事實上,對於身處異國的人來說,我們獲得的信息沒有那麼全面,也缺乏敏感度,除了在心裏默默加油外,能做的不多。後來,我注意到,日本的一些電視媒體也開始報道此事,除了發佈消息之外,還會邀請醫學專家,做分析節目。

現在,在日本的葯妝店裡,口罩基本上都擺在了顯眼的貨架子上。最近幾天,我每次路過葯妝店時,都會下意識里搜索一下口罩,當看到和我一樣,眼神遊移不定,最後嘆着氣走掉的人,我就知道,他們也是來找口罩的。

昨天(2月13日),我在一個葯妝店店苦苦排隊好久,才買上了口罩。口罩也必然是限購的,每家店只能買兩包。我趕緊拿了兩包去結賬,前後5分鐘的功夫,我發現口罩已經被幾位日本主婦媽媽買得所剩無幾。

當然,在日本限購的商品不止這些,有的葯妝店甚至連消毒液洗手液也開始限購了,隨處可見限購、售罄等標語。

日本花粉症是國民病,發病概率特別高。眼下馬上就要進入花粉症高發期了,又趕上新冠肺炎疫情爆發,所以現在市面上根本買不到口罩,好多日本人也陷入了「口罩焦慮」中。

我勸大家戴上口罩,他們還安慰我,一直說「大丈夫(注:音譯,意為沒關係),大丈夫」。唉,這下搞得我哭笑不得,不過我還是「我行我素」,堅持佩戴口罩。現在想想,大概是因為我在朋友圈看了太多國內肺炎疫情的新聞,即使身在他鄉,也不敢掉以輕心,

我就讀的日本某語言學校,班級里中國人佔大多數,此外還有一些來自越南、泰國、韓國、俄羅斯的同學。

從新冠肺炎疫情爆發以後,我一直通過朋友圈關注着事態的變化,也讀到了很多感人的故事。同學們也經常在群里分享一些新聞,感動和振奮時常伴隨着我們。現在,我只期望疫情能早點結束,我和同學們也約好了,等春天來了,要去武漢吃熱乾麵、看櫻花,和長江大橋合影。

中國抗擊新冠肺炎的戰鬥還在繼續。2月13日,一位在日本的中國留學生李小星向中新經緯記者講述了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后,她在日本東京的所見所聞以及一些親身經歷。

武漢市爆發新冠肺炎疫情的消息在日本民眾間傳開,並引起大家重視,大概是在正月初三、初四左右。我打工所在拉麵店的LINE(注:一款即時通訊軟件)群組裡,就有前輩建議大家工作時要佩戴好口罩。

日本出現確診新冠肺炎病例的第二天,班級里的中國同學就齊刷刷地戴上了口罩,在走廊里,看到戴着口罩的同學,基本就可以推測出國籍。

隨着新冠肺炎疫情在國內發酵,學校里負責事務的中國老師開始強調,請大家做好防護,不要去人多的場合,身體有異常情況立馬上報。學校也非常人性化地提出,如果有因身體原因,需要在家隔離觀察的,可以不減出勤率。

「如今,在日本購買口罩、消毒用品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李小星說,「我希望疫情能早點結束,我和同學們約好了,等春天來了,要去武漢吃熱乾麵、看櫻花,和長江大橋合影。」

送媽媽回國那天,我上課遲到了。老師問我原因,我實話給她講了。第二節課的時候,我收到了中國事務老師的微信,她已經知道媽媽從中國來過了。我趕緊向她解釋,媽媽從東北過來,我倆在一起半個月,沒有出現任何身體不適狀況。

  日本民众在街头排队买口罩受访者供图

前兩天晚上,我擠高峰時的地鐵時,一個大叔打噴嚏直接噴在了我頭上,嚇得我趕緊閉上眼睛,最後睡著了還坐過了站。我心裏盤算着,口罩有了,護目鏡也不能少,下了地鐵馬上安排上了。

  日本商店里被抢购一空的口罩受访者供图

我打工的拉麵店在澀谷地區,這裡是東京人流最大的區域之一。上班族、遊客,人口密集,絡繹不絕。和我一起工作的也都是日本人,開始的幾天,店裡每個人都特別「聽話」,每個人都防護得特別好。不過,等我休了半個月假復工的時候,也就是最近這兩天,我發現基本沒有同事戴口罩了。

新冠肺炎疫情爆發之前,媽媽就計劃來日本陪我過年。她是大年初一來的,當時疫情沒有那麼嚴重,不過我去機場接媽媽的時候,發現接機口出來的旅客,個個都捂得嚴嚴實實。

我叫李小星,是一名來日本半年的中國留學生,目前在東京讀語言學校,課餘時間在一家拉麵店做兼職,賺點生活費。

原標題:留學生自述:日本人也陷入了「口罩焦慮」

這期間,讓我感觸最深的一件事是,店裡有一位前輩發了高燒請假,隔天就去醫院檢查,等結果出來以後立馬把流感陰性的檢查結果發到群里,請大家放心。

我也聽從了建議,一方面為了自己,另一方面想着能給客人和同事帶來點安心感。所以,每次兼職的時候我都會戴上口罩,多熱、多悶也不敢摘。

日本預防花粉症的小東西很多,噴霧或者口服藥都可以。但因為口罩短缺,其他花粉症預防產品也一件難求,相關產品開始紛紛限購。我不知道往年是否也是如此,反正今年供應非常緊張。

  日本药妆店里限购的口罩受访者供图

正如我上面說的,隨着時間的推移,大多數日本人好像已經過了緊張期。我和店裡同樣做兼職的日本女大學生聊天時,她說相較於肺炎病毒,自己更擔心花粉症。

截至2月13日晚,日本國內新冠肺炎病例確診總數已達251例。但李小星表示,目前,大多數日本民眾似乎已經過了緊張期,相較於肺炎疫情,他們更擔心即將迎來高發病期的花粉症,而這也加劇里日本市面上口罩短缺。

今日关键词:穆里尼奥变脸